工业大麻风口狂嗨:一月注册22家公司 “医药黄金”背后种植是最大障碍

回想起百年前的鸦片战争,中国人几乎是“谈麻色变”。
在人们的印象中,大麻就等于是毒品,也被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列入限制性使用的麻醉品。然而,近几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开始认识到了工业大麻的价值。

其实,大麻中有上百种大麻素,其中有两个主要成份,一个叫四氢大麻酚,一个叫大麻二酚,四氢大麻酚的化学成分具有致幻作用,属于精神活性成分,而大麻二酚是非精神活性成分,不仅没有致幻作用,还能治疗前者带来的致幻症状,更有镇静、抗炎、治疗肿瘤、帕金森症等医用价值。

胡弋和她的同事们埋头做了四年工业大麻后,最近这个行业忽然火了。

文 | 铅笔道记者 林夕

国内外股价的飘红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工业大麻这个产业。3月初,曾经的区块链大佬李笑来担任联席CEO
的一家上市公司雄岸科技,聘请百成汉麻为其工业大麻种植项目合作伙伴,正式入局工业大麻。

最大困难是种苗和种植

2018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农业法案》上签字,工业大麻和大麻主要成分大麻二酚在全美范围内均实现全面合法化。同时、加拿大、韩国、泰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也逐步对医用大麻合法化。

“种植工业大麻可以对重金属污染土壤有很好的修复作用。”胡弋表示。

种植扼住了工业大麻产业的咽喉。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拿到种植许可证的企业股价大涨。所以胡弋认为,“一个种植许可证,相对加工许可证,对技术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比较好取得;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没有原料,就无法满足市场。”

是医药黄金,也是纺织原料

二是在食品保健品领域,在国外,不少企业将工业大麻去掉THC后,作为保健成分添加进食品。例如,可口可乐公司就曾基于工业大麻开发新口味的产品。在加拿大允许食物中添加CBD,目前全球有31个国家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55个国家医用大麻合法化、乌拉圭和加拿大已经是大麻全面合法化的国家。

胡弋介绍,目前我国工业大麻产业处于起步阶段,多是应用于纺织类等低附加值的产业,用于医药领域的CBD相关产品还很少。胡弋所在公司萃取出的CBD产品也是主要出口国外。

在云南任聪的纺织公司,就是主要以工业大麻的皮作为原料,制作麻布,最后经过蜡染、纺织,加工成民族服装。

最近在二级市场上,多家工业大麻概念股飞涨,引发资本关注的情况,在胡弋看来,有资本进入是好事,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个行业。同时,她认为,在发展初期,工业大麻这个产业就像蹒跚学步的婴儿,还需要政策的逐步引导,包括行业的规范,第三方监管机制等,政府要制定行业新的市场规范,真正让这个行业去良性发展。

天眼查数据更是显示,截至3月12日,经营范围中包含“工业大麻”的企业共有160家。其中云南省137家,黑龙江省19家,山西省3家,辽宁省1家。成立时间集中于2018年的相关企业共有49家,占到了30%。2019年刚过三月,已有22家工业大麻关联公司注册成立。

1月17日,顺灏股份发布公告,旗下子公司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收到《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这一消息为顺灏带来了7个涨停板,从公告前的4.16元一口气拉到8.28元,8个交易日翻了一倍。

工业大麻和毒品大麻不同在于,其成分比例不同。工业大麻是指THC含量低于0.3%,主要作为工业原料的大麻品种。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国内外凡和工业大麻沾点边的企业,股价大涨。顺灏股份8个交易日股价翻倍,汉素生物股票一天涨21.95%…..多家相关上市企业股价一路飙红。

而在我国工业大麻基本是户外种植,一年收割一次。国外是大棚或温室种植,一年收割2~6次。

就目前而言,产业发展还处于初期,工业大麻的合规性,漫漫研培改良种源等问题让这条路看起来尤为漫长。

如今,工业大麻似乎已经成为新的风口,不少企业也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胡弋心里明白,如果种植技术的问题难以突破,下一步的路依旧举步维艰。

随着美国工业大麻的全面合法化,2019年一开年,国内与工业大麻相关的上市公司股价开始疯涨。

李笑来在一篇文章里力挺工业大麻。他表示,投资面向未来这事儿也绝对没错。大麻的医疗用途,在未来的前景也确实很广阔——
这是无容置疑的实施。

二级市场反应带动一级市场,一大波企业正在路上。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3月12日,经营范围中包含“工业大麻”的企业共有160家。2019年刚过三月,已有22家工业大麻关联公司注册成立。

泡沫还是黄金

四是生态环保领域,可做复合材料、生物燃料,造纸厂属于重型污染企业,用工业大麻的大麻韧皮纤维是造纸的优质原料,其纸浆纤维可以反复利用几次而无需添加其他起加强作用的长纤维,也可以使用全秆造纸,其造出的纸浆,有坚韧柔软、洁白细腻、经久耐用的特点。

三是由于工业大麻带有消炎效果,可以修复一些撕裂性细胞,可以应用在日化领域。

他还介绍,一直以来确实有不少人联系他,表示愿意收购植株的花。“因为在边境,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用途,十分有风险,加工完的材料就直接处理掉了。”任聪表示。

胡弋所在的公司昆明拜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云南省为数不多拿到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的企业。

近年来,工业大麻之所以受到热捧,是因为从其大麻花、叶中提取的CBD的医疗价值被逐渐发现和认可。

研发两年,2017年3月,他们正式拿到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资质。

在工业大麻400多种大麻素中,可以培育出某一类含量高的大麻植株。这就需要研究人员在种源上解决THC的问题,如果不能很好的控制工业大麻植株中的THC,工业大麻是达不到经济作物大规模扩种的标准。胡弋介绍,去年云南省农科院在工业大麻育种上有了重大突破,其培育出了新的大麻种苗,将雌雄株从种子上分开。

云南是我国最早放开工业大麻种植的省份。2010年1月1日起,《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正式施行。随后是黑龙江省,修改《禁毒条例》,允许种植工业大麻,对工业大麻的种植、加工、销售进行专项管理。

据《券商中国》报道,目前在国际市场上,纯度95%以上的食品级CBD售价为4美元至14美元/克,纯度99.99%的医用级售价为100美元/克,确实可以说是“贵过黄金”。以我国的“云麻8号”品种为例,CBD平均含量为1.33%,平均亩产1.37kg,每亩收益至少在1万元,远超我国玉米每亩1800元左右的收益。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其实,在种源上,国外一些科学家已经将工业大麻的种子的划分得十分细致,根据不同用途培育出了不同种类的植株。按照当前的国际标准,THC含量小于0.3%
为工业大麻,属纤维型;THC大于0.5% 属药用型;THC大于0.3% 小于0.5%
属中间型。

根据《中国农业统计年鉴》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的工业大麻种植面积占到全世界50%,但是我国种植的工业大麻,大多还只是纤维性用途的,很少或几乎不含CBD。

究竟是资本市场吹出的新泡沫还是浪里淘到的真黄金?需要人们耐心等待。

因此,胡弋认为,发展工业大麻必须要在技术上突破,不仅仅是在萃取技术上突破,要让中国的工业大麻产业迅速发展,还必须要发展一个优良的工业大麻种植产业,这其中60%依赖于种苗,另外40%看栽培技术。

很多人认为是政策、法规限制了国内工业大麻产业发展,但是在胡弋这样的从业者看来,最根本的原因是种源和种植技术的掣肘。“不是我们萃取技术不行,也不是国家不愿放开政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种苗和种植技术远不如欧美国家。”

任聪表示,在他们当地种植这种大麻的人并不多。“种植工业大麻需要向公安局报备,还要申请种植许可证,比较麻烦。”

今年开年后刚种上,6月就能收割。任聪解释,因为第二季雨水太多,其产量很不理想,所以一年只能种植一季。“管理也比较简单,定期施肥就可以了。”除了制作麻布用的皮,剩余的部分还可以卖给造纸厂。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2

一是在医药大健康领域,工业大麻中含有400多种大麻素,尤其是CBD,从治疗癌症、精神类治疗、改善化疗后的副作用等都有很好的疗效。

在栽培上,也需要精细化管理,国外遥遥领先。“我国整个种植栽培,还属于’刀耕火种’的状态,国外已经发展成植物工厂,从温度、光照、湿度等方面进行严格把控。“胡弋解释。

由工业大麻加工成的麻布正在晾晒。

2月13日,参股工业大麻提取企业汉素生物的港股美瑞健康国际,因一份研究报告和一个调研通知,股票一天就涨了21.95%。

胡弋向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目前,我国的工业大麻品种的CBD含量平均为1.2%,高的能达到2.9%。然而,国外工业大麻这一数字平均能达到6%~8%。

工业大麻植株含金量最高是从花蕊开始10~15公分那部分,也是经济价值最大那一部分,所以它全部是属于无性繁殖,连剪大麻的剪刀都是专门厂家生产,国外在种植管理上已经是产业化,管理较成熟。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2014年,他们还在做保健品、茶健康产品;一年后,公司注意到了工业大麻的高经济价值。“我们有技术基础,为什么不试着做一下呢?”此时距离云南放开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过去了5年。

“然而,萃取高浓度的CBD,就意味着企业需要大批量的原料。”国内工业大麻品种的CBD含量相对国外品种差距较大。这也就造成了在国内萃取同样浓度的CBD,使用的原料量是国外的几倍。

不只是顺灏股份、美瑞健康,其他工业大麻概念股,如银河生物、紫鑫药业、天津磁卡、东风股份亦开始走强。

电子烟之后,又一新产业令市场“兴奋”。

事实上,股票市场固然火热,横亘在市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低附加值产业背后是种源研发的有限和工业大麻种植技术的落后。

他向铅笔道介绍,他的生产原材料是自己种植的“云麻1号”,一亩地产大概100斤左右的原料。用工业大麻原料做出的麻布,防潮、防腐蚀还透气。蜡染完的麻布150元/米,比其他原料做成的麻布贵上许多。

“不只是医疗,工业大麻应用太广阔了。”拜欧生物总经理胡弋向记者介绍。

有消息称,吉林可能是下一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省份。2019年1月9日,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的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
B.V与吉林省农科院签订了《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未来将合作开展大麻种质资源的引进与交流、工业大麻的研发,并以大麻品种CBD含量超过10%为目标。

胡弋介绍,以她所在的公司为例,在萃取技术上,公司通过分子蒸馏提取技术,避免生产过程中由于大量使用化学溶剂带来的二次污染及大量有益成分的损失,真正实现了在无毒、无污染、无残留的前提下,精确地将THC分离出来,并控制在小数点后4位,从而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大麻素。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由于工业大麻适应环境的生长能力很强,虽然在种源上控制了CBD和THC的含量,但是,如果在户外大规模种植,种植技术不提升,仍然做不到在原料上很好的控制CBD和THC含量的问题。基于此,在国外,工业大麻的种植很多是数字化管理。

我国的工业大麻主要是纤维型,用于纺织业。

然而,疯狂背后是急需认清的现实:在我国工业大麻的品种多是纤维型,主要用在纺织业,附加值极低。受种源和种植技术制约,我国工业大麻中的主要有效成分,被称为黄金的“大麻二酚”含量平均为1.2%,高的能达到2.9%。国外则平均能达到6%~8%,且多应用于医药、消费领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